从自掏腰包买“垃圾车” 到建立合肥城市“垃圾档案”
第A04版:城事

从自掏腰包买“垃圾车” 到建立合肥城市“垃圾档案”

合肥一教授带头研究超级“菌种”,助力餐厨垃圾变身有机肥

  在合肥学院教学区,一辆被全校师生熟知的“垃圾车”总是进进出出。15年来,合肥学院生物与环境工程系金杰教授用这辆“私家车”,带着研究生团队从万泉山垃圾场“扒垃圾”,再送往实验室进行分类、热能检测,并逐渐形成了合肥城市“垃圾档案”。从最早布点38所、天鹅湖畔小区的垃圾分类试点,到将德国经验搬进国门,他带头研究的超级“菌种”,正在助力合肥更多餐厨废弃物变身有机肥。

  数据收集在垃圾填埋场“扒垃圾”建立合肥城市“垃圾档案”

  十几年前,“垃圾分类”的观念尚未家喻户晓时,合肥学院生物与环境工程团队就认识到“垃圾分类”的重要性。2005年开始,合肥学院生物与环境工程系金杰教授带队率先开始了对合肥城市垃圾的研究。他带着自己的研究生团队前往万泉山垃圾填埋场“扒垃圾”。“口罩、套袖、大背篓一上阵,那真的是和拾荒者分不清。那时因为扒垃圾,我们和现场的拾荒者有过多次矛盾。”就这样,一筐筐的垃圾被运进合肥学院生物与环境工程系的实验室。

  仔细分类、热能检测后记录在册,经过十多年的数据统计,金杰和其团队逐渐建立起初期的合肥城市“垃圾档案”。

  “我们对合肥的城市垃圾数量进行过数据统计和追踪,目前,平均每天全市进垃圾填埋场的垃圾量有7000吨,同时还有约三四千吨垃圾量进入焚烧厂。”他表示,据统计,平均每天每人产生的生活垃圾大概有1.2公斤。

  在他看来,一座城市的垃圾如何分类,首先要弄清楚这座城市垃圾的构成。他举例,比如合肥,夏季时天气湿热,市民喜欢吃西瓜,那么城市垃圾的含水量比较高;冬季时垃圾含水量则较低。鉴于此,金杰提出,城市垃圾的种类繁多,并不能“一烧了之”,更重要的是,通过垃圾分类,可以有效提高资源回收率。

  故事聚焦教授自掏腰包买“垃圾车”采集垃圾提供实验数据

  在合肥学院教学区,一辆被全校师生熟知的“垃圾车”总是进进出出。多年来,金杰教授用这辆“私家车”驮着一袋袋垃圾运进校门,再送往实验室进行研究。

  “那时候,我们捡完垃圾还要把垃圾运回实验室,驮着一袋袋垃圾打车都打不到,一方面是垃圾场距离主城区比较远,另外就是打上车也常常会被司机嫌臭。”于是,金杰就自掏腰包买了辆车,为了方便运送垃圾,他还在车顶棚上装了两个大架子以固定袋装垃圾。正是这辆“垃圾车”一次次地驮运,才逐步建立起“合肥垃圾档案”。

  如今,合肥学院环境工程学院已建立了详细的垃圾动态数据库,并与相关环保类企业建立了长期合作,持续开发垃圾的可利用率。

  合肥学院党委书记蔡敬民表示,一直以来,垃圾分类被认为科技含量低,从事垃圾分类研究是一件出不了大成果的“小事”,但是对于应用型高校的科研工作者来说,把“小事”做细做实,持之以恒抓下去,同样是顶天立地的“大事”。

  率先研究带头研究超级“菌种”餐厨垃圾变身有机肥

  如何有效处置餐厨垃圾?这一直是包括合肥在内的大多城市生活垃圾管理的难点,这也是金杰和其团队研究的方向。

  合肥市自2017年以来强力推进垃圾分类工作,探索了“四分法”智能投放垃圾桶、“支付宝+垃圾分类”、“餐厨垃圾资源利用站”等多种垃圾分类回收方式,参与市民达到19.7万户。这其中,餐厨废弃物变身有机肥,“餐厨垃圾资源利用站”的高效运转离不开合肥学院研制的“超级”菌种。

  “经过一系列研究,我们团队设计出一种选择性筛选极端嗜热菌的培养基和培养方法,能够快速筛选到目标嗜热菌。”针对这一培养方法,团队进而研制一种嗜热菌剂,可以把餐厨垃圾中的有机物快速降解和腐熟,从而缩短餐厨垃圾处理时间、降低时间成本和占地成本。这种方式也克服了传统好氧堆肥耗时长的缺点,为有机质垃圾的快速资源化处理“画龙点睛”。基于这一研究,合肥学院环境工程团队在几年前就开始着手于“餐厨垃圾生物快速处理的有益菌种筛选及其工程化应用技术研发”。目前,餐厨废弃物“变身”有机肥已应用到合肥多所中小学、单位食堂等。

  提前试点率先在38所等地开展垃圾分类试点

  “垃圾是放错了地方的资源,垃圾分类越细,资源可利用率越高。”在2005年,吴克、金杰带领研究团队在合肥市中电38所等地开展了城市垃圾分类试点工作,挨家挨户送分类垃圾桶。

  为了让垃圾分类回收的最新科研成果真正发挥作用,2011年4月,合肥学院与合肥热电集团有限公司、安徽南风环境工程技术有限责任公司和安徽冬阳生物能源有限公司等共建“合肥环境工程研究院”(合芜蚌自主创新综合实验区合肥新平台),借鉴德国经验技术,不仅帮助合肥热电集团解决了污泥掺炼技术问题,更形成了打造集固体废弃物管理与处理、餐厨垃圾处理、工业企业废水处理等工程基础研究和成果转化的创新平台。

  晨报记者 刘梅梅 见习记者 刘小容

  通讯员 潇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