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校共建“合肥联大” 中国高校改革的“小岗村”
第A02版:政务

三校共建“合肥联大” 中国高校改革的“小岗村”

晨报专访合肥联大首届毕业生,“重返”那一年

  “我是1980年入学合肥联大的,我与这所大学的故事一直延续到现在。”作为合肥联合大学的第一届毕业生,如今任职合肥学院党委委员、组织部部长张宇建向江淮晨报、江淮网记者聊起在校的“青春岁月”。在他看来,当年三校共建的“合肥联合大学”为如今合肥学院的建设发展打下基础,也曾被誉为中国高校改革的“小岗村”。

  三校共建“合肥联大”没有校舍,首届招收300多人

  “我是1980年参加高考的,当时考大学就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能考上的是凤毛麟角。”当年,因为相差几分而与大学失之交臂的张宇建很是懊恼。但当年由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合肥工业大学、安徽大学共建的合肥联合大学(简称合肥联大)能招收比大学录取分低一些的学生。

  于是,在父母和亲友的鼓励下他进入该校继续学习。“当时这所学校被称为是‘落榜者’的大学。”合肥联大首届共招生300多人, 张宇建就是其中之一。他回忆,始建于1980年的合肥联大,是在当时新中国放射化学奠基人杨承宗先生倡导下,“它是中国第一所自费走读大学,也被誉为中国高等教育改革的‘小岗村’,更是合肥第一次引领国内高等教育改革的重大创举。”

  1980年8月,合肥联大成立时,全部的家当就是从中科大借来的一间20平米的房间、几张办公桌。 “当时我们学校没有校舍,采用的就是‘走读制’,学生们要在三所大学之间来回听课。上午第一、二节课在中科大,三、四节课可能就在合工大。”因为要走读上课,学校当时申请下来100张自行车券。“大学四年,我们就是骑着自行车把所有课上完的。”

  实行多项高等教育改革学费自掏,每年文科40元、理科50元

  “和当时的公办大学不同,合肥联大当时实行了一系列的高等教育改革,首当其冲地就是成立了董事会制。”张宇建回忆,当时的合肥联大实行董事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并聘请了当时的合肥市委书记任董事长。学校没有固定的师资队伍,教师都是从合肥地区12所高校中择优聘用,并邀请国内外著名科学家直接教学。

  “当时我们很多老师都是国外留学回来的,这其中就包括杨承宗先生,在当时的本科高校是很少见的。”当时张宇建所学的是应用统计专业,班主任就是美国留学归来的博士,在他看来,这种师资配置在当时可以说是“首屈一指”。合肥联大还要求毕业生自主择业,改变了当时普通大学包吃、包住、包分配的做法,甩掉了沉重的后勤包袱。

  作为中国第一所走读自费的大学,合肥联大在国家部分拨款之外也“适当”收费。“我记得当时学校文科是每学期20元,理科是每学期25元,相当于我父母一个月的工资。”张宇建说,当时合肥联大的学费换算成现在也就相当于合肥市民的月平均工资。

  走应用化教学之路成合肥学院“前身”之一

  让张宇建感触最深的是,当时的合肥联大在专业设置上也相当“先知”。“当时国内的公办大学注重的是选拔尖子、培养精英,但合肥联大在专业设置上则更偏应用化。”张宇建介绍,当时学校设置了环境检测专业、图书馆专业以及应用统计专业,即便是放到现在,这些专业也有市场需求。

  2002年,合肥联合大学合并合肥教育学院、合肥师范学校并组建合肥学院,也迎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合肥联大是合肥学院的‘前身’,尤其是在办学宗旨上,我们所践行的应用型本科高校就是延续了这种‘应用化’的专业设置。”他表示,尤其是2016年开始,合肥学院全面启动“中德教育合作示范基地”建设,更是将德国的应用型人才培养模式引入。

  按照规划,未来五年,合肥学院整体将建成“中德教育合作示范校”,着力打造基地“六个平台”的“强大阵容”。在改革中诞生、在开放中成长,对于张宇建来说,合肥联大不仅在中国高校改革历史中留名,也改变了像他一样一届又一届毕业生的命运。

  晨报记者 刘梅梅 通讯员 潇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