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离别时:卸衔,退伍
第A12版:城事

又是一年离别时:卸衔,退伍

武警安徽总队退伍士兵告别军营

  又到一年离别时,军营再奏驼铃曲。9月1日早上6:30,武警安徽总队参谋部通信大队19名士兵整队集合,训练馆前,在指挥员一声“卸衔”的退役命令下,老兵们卸下帽上的徽章、肩上的警衔和胸前的领花等。他们即将告别朝夕相处的战友、日夜为伴的训练场,告别他们挥洒青春的军队生活,离开军营,开启自己下一段人生旅途。

  离别:我们不说再见

  手指不停地摩挲着卸下的警衔,不敢望向眼前为自己卸衔的战友……一位位曾经咬着牙训练也不甘掉泪的老兵,眼角挂着泪珠,“班长,你卸慢点。”早上6点半,在武警安徽总队参谋部的训练场前,19名退伍老兵卸去军衔,伴着广播中的一首《送战友》,一贯坚毅的老兵们红了眼眶。在部队军营里吃完最后一份早餐后,他们就要踏上返乡的归途。

  此次武警安徽总队参谋部通信大队退伍的19名士兵中,有13名是通信女兵,她们有的已在军营里浸润5年。徐琳是其中的一员,离队的前一晚,她和战友们整夜未睡。大家回忆着在部队里的点点滴滴,想起她们第一天到新兵连时,看着彼此新剪的短发,都觉得自己是队里最丑的一个;不知道“公差”“小值”是什么术语,挂着水壶练站姿时累得噘嘴;为了叠好被子,拿着木板凳一次次磨平被子……如今,她们都成了能独当一面的女兵。“我们班都约好了,就算大家分散天涯海角,就算到了七老八十,我们也要一直在一起。”

  回忆:五年来我们长大了

  徐琳是武警安徽总队参谋部通信大队固定通信中队电话一班的副班长,入伍5年,她俨然是队里的“老人”,也是大家依靠的大姐姐。回忆起5年前,自己正值大二,在学校看到征兵的宣传海报,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报名了参军,没想到这一试,就是5年的光阴。

  “来到部队后,发现和想象中完全不一样啊。”刚进入部队,徐琳到新兵连进行业务和体能培训。作为通信兵,徐琳和队友的任务是接听电话,快速转接或回答,看似简单的工作,背后却要付出大量的努力。背记上千条号码、熟悉军中每位队友的口音,不断默写、听音辨人,这是徐琳和战友们日日夜夜都要训练的内容。“有时候睡觉,做梦都是一串串数字。”

  在部队里,女兵最高兴的事情就是在一起吃东西。“一根香蕉我们都要分着吃,一瓶水也都分着喝。”正是这些在点滴间积攒出来的战友情,让徐琳对军营生活更加不舍。

  在徐琳的班里,今年20岁的高璇是年纪最小的女兵,今年服役两年,和徐琳同批退伍。“我刚来的时候脾气很冲,她们都很照顾我,现在我变得稳重了很多。”高璇说,有时晚上洗完头,自己懒得吹干就想睡觉,但班长怕她受凉,就把吹风机插好,让她吹头。在军队里最让她感动的是大家一起为她过生日,一群人围着她,唱着生日歌。“觉得大家心里都有我,这里就像家一样。”

  “5年好快,我们都长大了,离开部队后,对未来还有迷茫,但我们不怕,我们有彼此。”离开部队的前一晚,徐琳坐在班里,看着彼此打闹的战友,轻声地说着。

  合肥报业全媒体记者 刘小容/文 李福凯/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