庐州无限景 都聚一亭中
第O4版:文艺范·聚焦

庐州无限景 都聚一亭中

  ○半山亭石刻

  ○捧檄亭

  (上接03版)

  另两处石刻为两篇短文,书体为行草略带魏碑意趣。一篇字迹清晰,七修丁氏宗谱《半山丁公墓志铭》记载:文略云“为屋三间,以为读书之所,后之与我同志者,幸勿毁也。成化二年施恕记”。今看石刻题明“大明成化十八年创始,次年工毕”。还有一篇石刻字迹略为模糊,但还可以辨识。乡人笑称如有人读通此文,山门会自动打开,闸山石洞内珍宝将会呈现面前。

  晚清四公子之一、淮军将领吴长庆之子吴保初曾慕名访问半山亭读书处,感慨万千,题诗一首:野径残花寂历开,偶将屐齿印苍苔。争墩往事谁能说,为访幽踪我独来。

  “毛义孝母” 捧檄亭

  庐江有一座捧檄亭,该亭是当地一处重要的人文景观,记载了一个闻名天下的孝道故事。

  说起“捧檄亭”,就要先说一说“捧檄桥”,该桥是庐城境内最古老的一座桥。汉代以前,这里就有一座桥,但是那时桥的名字还叫“临仙桥”。临仙者,仙临也。哪位仙人曾光临此地,已不可考。但是,临仙桥易名为捧檄桥,却同一个叫毛义的人有关。

  毛义,字少节,东汉末年庐江人。毛义自幼丧父,家境贫寒,同母亲相依为命。小小年纪的毛义,尝尽人间的酸甜苦辣。为了生计,他帮人放牧,以奉养其母;母病时,他在榻前伺候汤药,为母疗疾……遂以孝行称著乡里,被举为贤良。朝廷得知,送檄文封赏他为安阳县令。为了安慰母亲,毛义迎至“临仙桥”喜接檄文。然时隔不久,毛义母亲病逝。朝廷派人专程前来看望,岂知毛义却跪拜于“临仙桥”上,将原赏封安阳县令的檄文双手捧还,“躬履逊让”,不愿为官。葬母后,毛义隐居山野,终生不仕。范晔的《后汉书》中载有其事。“百善孝为先”,毛义重孝并且不贪图利禄功名,被世人称道。后人便改“临仙桥”为“捧檄桥”,并刻碑石以记之。

  明宣德九年(1434年),时任庐江知县的马骥在重修此桥时,工匠们曾在桥下掘得碑石一块。碑上刻有“临仙桥”三字,自此,世人才知捧檄桥之原名。

  清光绪三年(1877年),淮军将领、曾任广东水师提督的吴长庆,回乡捐巨资重修此桥。重修后的捧檄桥,为五孔青石桥。桥身高大雄伟,造型古朴。该桥长46米,宽6.7米,中孔跨度6.3米,桥面两侧饰有石雕栏杆。新桥竣工后,人们在桥头立了一块刻有“捧檄桥”三个大字的石碑,碑的两侧还镌刻着“捧出真心归大隐,檄来强喜慰慈亲”的楹联。

  上世纪80年代,319省道扩建时,为保护捧檄桥,庐江县决定在捧檄桥上游东100米处新建一座公路桥。“捧檄桥”由此专为人行桥而得以保存下来。2017年,为了不忘先贤、激励后人,县政府在修建城东景观带时,新建了一座捧檄亭。亭上有匾额一方,“捧檄亭”三个大字苍劲秀美,同亭外美景相映成趣。亭内还有《捧檄亭记》。

  合肥晚报 ZAKER合肥记者 秦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