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6版:悦读周刊 品鉴

浪漫的事

  今时今日的童话或动漫,其魅力在于多元。一个转身的距离,两种文化、两种民族的性格已然交接。从原创大赛的参赛作品到动漫巨匠经典作品,近在咫尺,却恍若成长过程中的昨天今天。但它们终归是对生活的理想或善意嘲弄,终归是快乐。

  今年暑期档,银幕上的“哪吒”呼风唤雨,一再打破票房纪录。“哪吒”调皮顽劣却有一颗做英雄的心,使出浑身解数打破世人的误解,而幕后的创作者则以这个看起来挺丑的“哪吒”打破了另一层偏见,动漫中的英雄形象不再被神化,而更接近于人间的凡夫俗子,有过人的胆识毅力,也有小毛病臭脾气,有平凡的喜乐与忧愁。

  哪吒勾起儿时的记忆,牵出“丢”了很久的童话。那些童话——自己描绘的人生图画,花红柳绿的彼岸,究竟是被丢在风里,还是被埋藏在心里,牢牢守护?

  漫画,绘本,从二维到三维,街市上流行过各种版本的成人童话。是因为现实太美丽,让人想要在童话里重温,还是现实太冷,让人怀念起小矮人屋子里的温度?

  不必急着回答。身边的大人们一个个拎着小人们去看“哪吒”,去远方的城市看异国动漫展了,任时光飞逝,童话从未远离,甚至作为一场“浪漫风暴”正在加速蔓延。

  它在漫展里。各种“漫展”的参与者没有什么“专业”或“业余”的严格区分,有的是对漫画的同样热爱。时常,漫画家与漫画迷之间只有摇身一变的距离。

  “漫展”的热浪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而是积聚了许久的力量顺势倾泻。现今比较有影响力的漫友们,总爱回忆起他们的“漫展”岁月。在广州等漫画风头甚劲的城市,城市“漫展”已有了它虽不起眼但真实动人的历史。开始,是稚拙的参展作品、七零八落的观众、短暂的时间和局促的场地,仅此而已。后来,后来,再后来,一直到国际“漫展”都来了,漫画家、漫友、Cosplay玩家齐聚一堂。

  它在书房中。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几米默默地把他的几本不算太厚的成人童话摆放到了书架上,他和它们就默默地成了我们的知心朋友。“寻找都市里失落的温情”是几米的范式,简单的脉络和明朗的色彩都讨成人所喜,就像小孩子多半“青睐”曲折离奇的故事。几米的童话已经被争先恐后地搬上银幕,这时再自负的小孩子也只有艳羡得流口水了,谁让大人们那么神通广大呢?也只有此时,大人们才会心中窃窃“优越”一回吧。

  它在身体力行中。大孩子们有更尽兴、更自我的玩法——Cosplay。他们自己做衣服道具,自己化妆,自己扮钟情的人物,自己演喜爱的故事。他们的聚会像盛大的假面舞会,自得其乐。

  Cosplay,中文译为“角色扮演”,一般是指借由穿着特定服饰来扮演动漫、游戏以及影视作品中的某些人物,最初只是动漫商家和电玩公司的一种宣传策略,而后逐渐被动漫迷们所接受,成为一种展现自我张扬个性的活动。而个中翘楚,是动漫真人秀表演者。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什么角色是不能扮演的,没有什么表演是“不可能的任务”。芳龄二八的曼妙女子可以变身颤颤巍巍的“汤婆婆”;眼看着青春就要溜走的大女孩们,也可以在美少女战士的面具下寻找旧梦;硬汉、英雄、黑衣、冷面,永远是男孩子的梦想。衣服,自己做,妆容,自己化,道具,看谁更神通广大……谁的工夫做得最足,谁的“梦”就做得最真。

  今时今日的童话或动漫,其魅力在于多元。一个转身的距离,两种文化、两种民族的性格已然交接。从原创大赛的参赛作品到动漫巨匠经典作品,近在咫尺,却恍若成长过程中的昨天今天。但它们终归是对生活的理想或善意嘲弄,终归是快乐。

  孩子们通常会被同龄人的画——原创漫画大赛参赛作品所吸引,而将品味各位名家不同风格的任务交给成人。但饶有意味的是,孩子们的画和名家们的画一样各具性格。狡猾的孩子把最难做的事交给电脑来处理,聪明的孩子将刚刚学来的素描技法用在他的漫画人物身上,饿了的孩子将游船变成汉堡,将绿树变成金黄的鸡翅。

  细想之下,漫画的“漫”字竟有如此多的涵义:

  漫游;想象的世界里没有固定的路径。

  漫不经心;只是喜欢信手涂鸦。

  漫无边际;每一个奇思妙想都有无数个延伸的方向。

  浪漫;没有比活在童话里更浪漫的事了。

  动画片里的樱桃小丸子眨巴着眼睛,忿忿地责问,“你们大人怎么可以这样呢?”还有许多的“你们大人……?”“你们大人……?”把“我们大人”的心都要揉碎了,又顿感无地自容。

  “是否成人的世界背后总有残缺?”——一首流行歌曲的最后一句。

  大概是的吧。所以要用很多很多的童话来把它补上。

  □刘睿